利物浦在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暴露了太多的问题,而其中一个明显的问题,就是克洛普所坚持的高位防守。就目前的情况而言,利物浦是否还应该坚持高位防守的策略?The Athletic记者Michael Cox就谈论了这一话题。按理来说,图赫尔率领切尔西战胜利物浦这场比赛,他的表现足以被称之为“战术大师级”的表现,而且他也证明了自己已然成为一名真正的英超主帅。他的球队在安菲尔德零封利物浦,并且按照计划好的方式,攻入了一粒进球。但是现实中,情况感觉非常不同。安菲尔德不再是一座堡垒——输给切尔西,这已经是利物浦连续第五次在主场遭遇失利。这是一个令人感到惊讶的纪录,这是利物浦129年历史中首次遭遇如此尴尬的境遇。更令人惊讶的是,这距离他们赢得联赛冠军仅8个月的时间。即便是当年霍奇森执教利物浦之时,利物浦也没有连续在主场输过两次,更不用说五次了。这对切尔西来说太容易了。通常,当天空体育记者事先询问他们的战术之时,主教练们都会回避这个问题。不过,图赫尔很开心地讲解了自己的策略。他说:“速度,速度,还是速度。很明显,我们希望自己能够展现出这样的水平,高速推进,维尔纳有这样的速度。这就是他能够首发的原因。如果(他们)纵深防守的话,我们有更多的传中球和定位球,我们还有吉鲁可用。”虽然每个人都能猜到“破敌秘籍”,但事实上,图赫尔如此毫无顾忌地在赛前指出利物浦的主要弱点,使得这场赛前采访变得不同寻常。当然,切尔西在比赛中也非常有效地执行了这个计划。图赫尔在对阵利物浦的比赛中,运用了正确的战术大家都知道利物浦的后防线已经被伤病所摧毁——范迪克、乔-戈麦斯、马蒂普和亨德森都无法出场(说实话,除了亨德森之外,其他球员缺战了本赛季大部分比赛)。目前利物浦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,这与2020年底的情况完全不同,缺少首选中后卫对利物浦的影响,远远不只是防守。事实上,利物浦去年年底的防守纪录非常不错。从10月中旬对阵埃弗顿的比赛,范迪克伤退离场,利物浦在之后17场比赛中防守表现值得肯定,他们17场仅丢12球。但最近利物浦的防守表现看起来很混乱:在最近5场比赛中,利物浦丢了10球,唯一没有丢球的比赛,是对阵联赛垫底的谢菲尔德联。这可能是由于亨德森的缺席,后防线队友的配合略感陌生,以及防守上缺乏压迫感。现在的利物浦正处于一种可怕的状态之中,尽管寻找一个短期选择是可以理解的,但你怎么可能指望一位来自德甲垫底球队的中后卫,拯救卫冕冠军利物浦。高位防守,已然成为利物浦的主要弱点。上赛季这种战术有时候会被认为是一种冒险的策略,但克洛普总是以利物浦后防线的凝聚力、关键位置的速度和良好的防守纪录为依据,以坚持这种战术。不过,克洛普并不总是这样比赛。此前利物浦的首发位置要靠后很多,直到范迪克、阿利森的到来,乔-戈麦斯在一线队站稳脚跟,他们才把自己的防线推高。但现在范迪克、乔-戈麦斯都缺席了比赛。虽然那些认为家庭事务影响阿利森发挥的言论没有根据,但在那之前,阿利森也确实出现了状态起伏的情况。毕竟,这些问题在上赛季都不曾出现。利物浦现在经常在后场传球被对手拦截。这是他们本世纪首次在主场输给埃弗顿。而埃弗顿的进球来自于哈梅斯-罗德里格斯的精彩助攻,以及理查德森的出色跑动。然后,下半场之时埃弗顿从后场发动反击,勒温接理查德森的传球,最终为埃弗顿赢得点球机会。在利物浦对阵切尔西的比赛中,切尔西的意图从比赛第一分钟就很清楚,当时里斯-詹姆斯大约拥有差不多20码的进攻空间,并试图打利物浦身后球,但维尔纳的启动早了几秒钟。这就是切尔西在整场比赛的计划。下面是若日尼奥试图传球找维尔纳。这次法比尼奥的表现很好,他为了能够跟上德国人的速度,位置比其他后卫拖后10码。本-奇维尔在左侧区域也曾为维尔纳送出一记类似的传球。维尔纳在禁区边缘尝试了一次漂亮的射门。如果他的意识更加出色一些,便能与齐耶赫配合更加默契——后者在中前场之间有着很大的活动空间,以至于你都无法分辨利物浦的中场线到底在哪里。维尔纳的“进球”因为越位而被判无效,这可能是利物浦问题的最好例子——不仅仅是高位防守,还有他们对若日尼奥缺乏压迫。这让若日尼奥能够用相对简单的方式为球队创造得分机会。然后进球了——唯一令人惊讶的是,进球的不是维尔纳,是芒特。值得注意的是,马丁-泰勒在评论巧妙地描述了球队的战术状况——“这球又过头了,这是切尔西一直在努力的……”下半场,当利物浦试图追平比分之时,情况发生了轻微的变化,切尔西有几次扩大比分的机会,但维尔纳的传中球总是无法找到芒特。然后齐耶赫从右路内切,传球越过了法比尼奥的头顶。维尔纳差点儿就攻破了对方的大门。就像图赫尔在赛前解释战术情况一样,芒特在赛后也进行了很好的分析。他说:“大多数时候,利物浦的防线非常高,所以我们试图利用这一点,这就是进球的来源。”所有这些都促使克洛普重新考虑他的防守策略,以及他对高位防守的强调,这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关键人物的存在和可靠性。同样值得记住的是,利物浦的关键进攻球员天生就适合在这样的队伍中踢球,他们会纵深防守,然后通过速度发起反击。在多特蒙德和利物浦取得巨大的成功之中,克洛普已经找到了一种正确的平衡,既要有自己的理念,又要适应他的球员。此时此刻,他似乎正转向成为一个纯粹的“哲学家”,但这种哲学是行不通的。(Armour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