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月2日,WTA对之前的皇冠赛、超五赛、顶级赛和国际赛等赛事命名规则进行了调整,调整后的WTA赛事命名方式借鉴了ATP的赛事级别命名体系。四站皇冠赛和五站超五赛将统一改称WTA1000赛,顶级赛改称WTA500赛,国际赛改称WTA 250赛,此前的125K系列赛改称WTA 125赛。

调整之后,中国赛季现有的中网和武网两站WTA赛事将同时被命名为WTA1000赛,这让人很自然地联想到每年3月ATP1000的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阳光双赛,9月底10月初的武网+中网,是否可以称之为WTA版的背靠背阳光双赛?再加上WTA500赛的郑州站和WTA250赛的深圳、广州、香港、南昌和天津站,整个中国将有八站WTA巡回赛。

此次调整后,WTA与ATP赛事命名规则高度契合,再加上双方都有年终总决赛,而且ATP和WTA的1000赛也同样都有九站,两大男女网球组织变得越来越相像了。这似乎表明,WTA正在与ATP相向而行,未来的合并或许是水到渠成的事情。正如两个空间站,如果舱门的外形、结构、齿轮都高度一致的话,显然是在为对接做准备。

事实上,两大组织合并的倡议早在今年4月份就被热议过,事情源于费德勒在Twitter上提出的ATP和WTA应该合并的建议,比利简金、纳达尔、穆雷、哈勒普、科维托娃等网坛重量级人物纷纷表态,支持费德勒的这一倡议。WTA主席西蒙和ATP主席高登齐也先后发表看法,对此表示欢迎。

借着这次赛事命名规则调整的机会,WTA主席西蒙再次对两大组织的合作发声,“我认为应该对赛事命名规则这件事进行很多解读……我就此事已经与安德烈(ATP主席高登齐)谈过了。我也说过,我们合作得越多越好,我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例子。当我就赛事规则改名与ATP接洽时,他们毫不犹豫表示支持。我并不想侵占ATP的赛事名称,除非得到他们的许可。我认为新的赛事名称可以让球迷和媒体更容易理解比赛的级别,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步骤,向外界展示了我们与ATP实际上在一起工作。从去年开始,我认为这项运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紧密,大家会看到ATP和WTA在一起做的越来越多,这样的情况确实能让人们团结在一起,这是积极的。”

有记者追问道,“你和安德烈(高登齐)是否经常就未来的问题和事宜进行接触?”

西蒙回答说:“我们之间一直保持着有规律的对话沟通。显然,安德烈和马西莫(ATP首席执行官)领导着团队和他们的执行团队。我们的团队确实在一起谈论了很多,我们根据需要定期沟通交流。我们对ATP的每个人都很尊重,我们合作得越多越好。”

既然ATP和WTA将继续开展深度合作,那么两大组织最终结果就是走向合并。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现在影响合并的障碍在哪里呢?

目前,两大组织均认为开展合作对双方都有利,最大的障碍可能在于双方都希望保留自己的身份。这正如两个企业的合并类似,是甲企业吸收合并乙企业,还是甲乙合并后成立一家新的企业?在合并之前,甲乙两家企业一般都希望保留自己的名称,或者是合并后的企业以自己的名称命名。

在分析人士看来,WTA的英文全称是Women\’s Tennis Association,合并后的组织将包括男女职业球员,显然不可能再用WTA这一名称。另外,ATP的英文全称是Association of Tennis Professionals ,虽说从名称上看并没有男女之别,但在人们的固有印象里ATP显然只是男子职业网球运动员的机构,所以合并后的新组织以ATP命名可能也不太合适。

从表面上看,身份和名称是大事情,但实质上并不一定是影响合并的最大障碍,钱和事才是需要反复讨论和谈判的。比如,两家的财政家底如何?现有的ATP和WTA巡回赛如何整合?是否要先成立一个临时性的组织来着手推进这项的“工程”?

让我们先来看看ATP和WTA两家的家底。从年收入来看,2004-2017年的14年间,ATP累计收入达11.5亿美元,WTA的累计收入达8.2亿美元,总的来说WTA的年收入大约为ATP的七成左右,WTA的创收能力与ATP的差距并非如外界想象那么大。从利润来看,在2004-2017年的14年期间,ATP盈亏相抵后的净利润为14263万美元,而WTA则为2183万美元,盈亏相抵的净利润可以看作为家底,ATP的实际家底显然要比WTA殷实很多。

从推广网球市场和提升网球影响力的角度来看,ATP和WTA的合并显然具有积极意义。无论是现阶段的更广泛的合作还是未来的合并,这都有助于双方以简单、团结的方式吸引更多的粉丝、赞助商和电视转播商,整合后的赛事将更为强大、完整和高效,广告商和电视转播商的推广效率会更高,必将进一步促进网球的普及和市场的拓展。

除了商业上的考虑之外,促成ATP和WTA加深合作还有一个不可言说的隐秘原因,那就是改变现有的网坛格局。在ITF和四大满贯看来,任凭你ATP和WTA怎么闹腾,我只要牢牢把控着四大满贯就可以基本掌控整个网坛。大满贯在很多人的心中具有不可撼动的地位,远的不说,在积分和赛事安排方面从来都是大满贯优先。比如,目前广泛使用的积分排名是ATP和WTA负责的(ITF也有积分和排名,但影响远不及ATP和WTA),ATP管理的赛事最高冠军积分仅1500分(年终总决赛一场未输夺冠),而大满贯冠军的积分是2000分。ATP的排名仅用于巡回赛确定种子和入围名单,但大满贯的种子确定则有自己的规则,并不买ATP和WTA的帐。

在赛事安排方面更是大满贯优先。今年疫情影响导致网球赛事日历变得支离破碎,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更需要各方团结一致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法网开赛日期一改再改,且都是法国网协自行确定后再跟ATP和WTA打招呼,导致后者唯有顺从和接受,只得跟着大满贯的赛历调整自己的赛历。在确定明年澳网开赛日期时,又再次上演了与今年法网类似的桥段,澳洲网协确定了日期后才告知ATP等组织,如此“我行我素”的作风引得ATP多次委婉地表达不满,但仍无济于事。

因此,如果ATP和WTA真的合并,无疑将大大增强新组织的力量、影响力和话语权,从而对ITF和四大满贯形成有力的制衡。

近年来,“第五大满贯”的呼声越来越高。美国的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都有意提升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力。ATP和WTA合并后,必将对现有的赛事重新进行整合,很有可能打造出一个“第五大满贯”甚至超越四大满贯的超级网球赛事。

而在这方面,或许中国具备一定的优势。印第安维尔斯和迈阿密地处美国,而美国已经有美网,所以这个设想中的超级网球赛事不太可能落户美网,当然也不太可能落户已有大满贯的英国、法国和澳大利亚。而中国目前有亚洲最高级别的ATP1000上海大师赛、WTA深圳年终总决赛、武网和中网的背靠背WTA1000赛事,办赛基础条件非常优越。

另外,中国的国力日渐增强,具有巨大的网球人口和网球市场,ATP尤其是WTA近年来越来越重视亚太市场的开拓, WTA早在2008年就在北京成立了亚太区总部,这是美国总部(佛罗里达)和欧洲区总部(伦敦)之后的第三个全球性机构。目前的WTA亚太区总部的副总裁即为球迷们熟悉的中国人陈述。

如此想来,ATP和WTA的合作合并必将深刻影响世界网坛的格局,会不会如某些标题党所说的那样“中国或成最大赢家”?如果中国女子网球再出一个李娜,男子网球出现锦织圭这样的球员,那中国将占据“天时地利人和”的更有利局面。

对于ATP和WTA的合作合并以及可能的后续影响,你怎么看?欢迎在留言区参与讨论。(来源:网球之家作者:云卷云舒)